一块石头怎么玩

  晋唐文人注重文玩器物的气韵,宋代文人注重其精致,明代文人注重文玩的品类。宋人皆以苏东坡为文人典范,后人多关注东坡之仕途左迁右贬、政治风云之跌宕和他名冠千古之诗词,却忽略了作为文人的雅玩。如《爱日斋丛抄》记,“东坡谪海外,用鸡距笔”;《墨史》载,“苏子瞻有佳墨七十丸,而犹求觅不已”;《觥记注》有“苏东坡有药玉盏,又有荷叶杯,工制美妙”。这且不算,另说两件佚事足可观东坡文玩雅趣。苏东坡“天才卓逸”,书画于他是“性所笃嗜”,到处无不以笔砚自随。他在黄州时,走在路上,看到民家有丛竹老木,就是在“鸡栖豕牢(猪圈)”之侧,亦必要描摹下来,所以逸笔草草动有生气。可以说是开绘画写生之先河,也可知东坡喜老木奇石。笔记中说,他有一块“小有洞天”石,特在石下配一座子,座中空出,在座子内放置香炉,座上有几个孔窍,正对着这块石。每每焚香则烟云满岫,这种将焚香之嗅香,静观烟云之缭绕,配上“小有洞天”的奇石将是何等的奇思妙想。还有一事,在京城时李伯时得陈峡州马台石,十分喜爱放在书房中,东坡一天来造访看后说:研石为砚,将你收藏的各种玉的器形刻在四周,我在砚池旁书铭文。后东坡作《洗玉池铭》,时为北宋元祐八年(1093)。民国时期的石印盒,请津门八位篆刻家治印,成“八乐印”。 史上记载许多文人好石,如唐代宰相李德裕,好奇石赏石,有《谢临海守寄石诗》:“闻君采奇石,翦断赤城霞。”从遥远的赤城即浙江天台山采集石头并送到长安;唐代宰相牛僧孺也好石,在洛中一带得到许多奇石,并在上刻上文字;还有苏东坡有一块“仇池石”,是一英石,是他的表弟程德孺送给他的。玩石之风尤盛于宋,甚至玩到了丧国之恸地步。从那时一直到清末民初,“文石”成为文人案头之玩之乐,也是庭院庭园之美。苏州名苑狮子林,因玲珑剔透的太湖石假山众多著称,清代康熙、乾隆下江南看到此园,下令承德避暑山庄照式仿建。1917年,建筑家贝聿铭的祖父买下狮子林,此后修葺多年。据讲天天有园林工人凿石,把凿好成形的石头放到湖中。让湖水将石头磨得圆润,几十年后再捞出来放在园中。通常是父辈们将石头放进水中,由下一代捞起。可惜民国战乱频仍,诸多唐宋传世赏石毁之殆尽,后美国人理查德·罗森勃姆为中国古石收藏家,收藏一批中国人丢弃的古石,并著有《世界中的世界》一书介绍中国古石,并收藏了一批传世的古石。后天津藏石家张传伦著有《柳如是与绛云峰》一书,详尽载记玩石之古之趣,足可一观文人案头之雅玩也。(作者:姜维群)